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“王濤,你的寶寶出生了!”一張戳中淚點照片的背后

  • 不痛不癢≈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841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17 17:10:07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滎陽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6月11日

一張照片觸到了

很多網友的淚點


一名年幼的女童坐在床上

懷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寶寶



“王濤兄弟,

你的兒子已經誕生,

母子平安!”


與照片一起發布的

還有這樣一句話



發布這條消息的

是這個寶寶和女童父親的戰友

而這兩個年幼孩童的父親

2個月前

剛剛犧牲在工作崗位上……




“因為我知道那天他值二線班,可以不用去,是他給大隊長打電話主動要求去的。當時我還有些生氣,就沒見過這種主動給自己攬活的人!”


當晚8時,在夏邑縣曹集命案現場指揮部,王濤認真分析研判案情后,對嫌疑人做出推測。結合王濤的分析,民警找到案件突破點。

此后,王濤一邊同辦案人員討論細節,一邊與在支隊值守的同事溝通,一直忙碌到次日凌晨3點多,終于鎖定嫌疑人及其潛逃方向。


已經勞累一夜的王濤沒有選擇回家,而是回到單位和正在支隊值守的大隊長祝迪繼續分析案情。凌晨4點多,祝迪回到了單位附近的家中休息,而王濤仍在繼續工作,臨走前祝迪還囑咐他去備勤室休息一會,天亮了再干,王濤也點頭答應。



“我估計他一夜都沒有睡,因為他是那種心里裝著案件就睡不著的人。”祝迪說。12日早上7點多,祝迪接到王濤的電話,說讓給他帶點早餐到單位。祝迪就買了一籠蒸餃和一碗粥帶到了單位,此時的王濤已經坐在電腦前在工作了。


因案情緊急,需要民警前往異地實施抓捕。王濤又主動要求參與異地抓捕工作,就在準備辦理出差手續時,意外突然來臨。



“中午吃飯時我還喊他一起去,他說:‘你們先去,我早上吃的晚,現在不餓,忙完一會兒就去。’誰能想到這是他說的最后一句話。”在王濤座位旁邊辦公的陳圣杰回憶起那天發生的事情很是感慨。


據祝迪回憶,12日中午12時25分,他突然聽到急促連續的出氣聲,扭頭發現王濤坐在座位上,雙眼微睜,嘴巴略張,雙手發抖。他立即撥打120電話,并和同事一起把他放到了地上,并對王濤實施搶救。王濤被送往醫院,終因搶救無效,不幸犧牲。



18個小時的連續工作,王濤分析研判數據1萬余條,直接鎖定嫌疑人身份位置。王濤犧牲后,戰友化悲痛為力量,全力開展偵破,終將犯罪嫌疑人臧某抓捕。



從上學到入警,出身農家的他很少讓父母操心

12日下午1點多,正在上海一家工地上干活的58歲農民工王得山的手機突然響了,他低頭一看是兒媳婦王戰婷的號碼,他心里在嘀咕,婷婷這個點打電話干啥。接通電話,卻不是兒媳婦的聲音。


“你是王濤的爸爸吧?”

“是,有啥事嗎?”

“王濤這邊出了點事,你趕快回來吧。”


是王濤的同事打來的,王濤會出啥事啊?執行任務受傷了?接到電話以后的王得山心里七上八下。


下午4點多的高鐵,還不是直達商丘的車次。夜里10點多,王得山終于見到了兒子,只不過是在醫院的太平間里。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王濤的眾多同事和領導,自己的懷孕8個月的兒媳婦和妻子,還有四歲的小孫女,都在醫院里泣不成聲,而王濤卻躺在冰冷的床上一動不動。此時,他才明白,他唯一的兒子王濤已經離他而去了。


1987年,王濤出生在駐馬店市驛城區胡廟鄉王莊村。“我記得很清,那年是閏六月,王濤就是后六月初六生的。辦滿月酒時,我們家一連待了三天的客。”王得山回想起以前的事情,依然歷歷在目。


“他上小學時學習成績很好,記得四年級的時候班里抽學生去鄉里考試,就抽了三個人就有他,其他那倆還是留級生。最后還是王濤的成績好些,又代表鄉里去縣里參加考試。”說到王濤的學習成績,王得山一臉驕傲。


“王濤這個孩子就是讓俺倆省心,幾乎沒有管過他,從上中學到大學,再到后來考警察,都是他一步步努力走得,俺倆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,什么忙也沒幫過孩子。”王濤的母親鄧小轉今年55歲,和丈夫王得山靠著家里的幾畝田地,辛苦供應王濤一步步從山頭里村考到了警校,當了警察。


2007年,王濤考入了河南警察學院偵查系。“孩子跟我說他想考警校,我也非常支持!”王得山說。畢業后,王濤通過社會招警考試,以筆試、面試全部第一的成績進入商丘市公安局工作。


后來,王濤在商丘成了家,有了孩子,就把母親鄧小轉從駐馬店老家接到了商丘來幫忙照顧家人。父親王得山依然守在老家,農忙時種地,農閑時出去打工。王濤還有個比他小17歲的妹妹,今年才上高一,有時放假了只能去叔叔嬸嬸家里吃飯。


“我來到商丘以后,好像是讓王濤沒有了后顧之憂,家里的事再大也沒有他單位的事大。他在家經常是接個電話,飯都不吃就出去了。”鄧小轉說。


今年過年的時候,王濤帶著一家人都回老家了,初六那天準備回商丘,剛走了有二三里路,女兒王倚言吵鬧著不想回去,想在老家跟姑姑玩。但是王濤那天有任務急著回去上班,不能在老家待了,而母親就想陪著孫女在家多待幾天。


“他當時就有點生氣,大冬天的把我和孫女丟在路邊,開著車就回商丘了。我當時還埋怨他,單位是有多重要的事,走這么著急。”鄧小轉說起過年時的這件事還記憶深刻。




攜手11年,他犧牲時妻子已懷孕8個月


王濤和妻子王戰婷是在河南警察學院上學時相識的,兩人都畢業于河南警察學院偵查系犯罪偵查專業,王戰婷是駐馬店市汝南縣人,和王濤一樣,都是農家子弟。


“我們倆是同班同學,又是老鄉,放假時都是一起回家,他沒少幫我的忙。”出生于1989年的王戰婷比王濤小兩歲。“上學的時候就覺得他這個人很實在,也很會照顧人。”


從學校畢業后,二人共同報考商丘市公安局,倆人都很爭氣,2011年,王濤以商丘市局第一名的成績被錄用,2012年,王戰婷也考進了商丘市公安局,都在商丘市公安局網安技偵支隊工作。


“其實我當時是想考回老家的,但是王濤想考商丘,是他把我的志愿給改了,我也就跟著他一起考到了商丘。”


2014年,兩人步入婚姻殿堂,在郊區附近買了一套的簡單的兩居室,靠著兩人工資每月還著房貸。2015年,兩人的女兒王倚言降生,小家庭過得越來越幸福。



“女兒的名字是王濤取的,倚馬萬言的意思。”王戰婷說。夫妻二人雖在同一支隊上班,但在不同部門,王戰婷在14樓上班,王濤的辦公室在11樓。“他有時候會經常出差,加起班來也每個點,我們在單位也不經常見面。”


王濤出事那天,王戰婷也在單位上班,已懷有8個月的身孕。“他們把王濤送到醫院以后才通知的我,我甚至都沒來得及跟他說最后一句話。”王戰婷哽咽著說。


“當時真是太突然了,從我們發現他不對勁到救護車來到,前后不超過10分鐘,但是仍然沒有搶救過來。”37歲的王曙林是王濤多年的同事,出事時他就在現場。“我們把他放到地上一直在做急救措施,但都無濟于事。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,感覺跟做夢一樣,一直覺得他還是坐在電腦旁邊在分析案情。”


“他這個人,工作非常認真負責,又善于鉆研,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同志。”王曙林說。在市局辦公樓層的墻上,優秀黨員的光榮榜里,王濤的名字照片赫然在列。



王濤犧牲近兩個月后的6月8日,王戰婷產下一名男嬰。那天,王濤生前很多的同事和領導都來到了醫院,一起見證了英雄生命的延續。“當時我們很多人都哭了,一是因為想到王濤這么好的同志就這樣離我們而去而悲傷,二是因為他英雄的一生有了延續而欣慰。”王曙林說。



王戰婷已經出院回到了家里,忙著哺乳嬰兒和照顧年幼的女兒。四歲的女兒正在上幼兒園,對于爸爸的離去還是懵懵懂懂。


“媽媽,爸爸去哪了啊,好久都沒回來了。”

“爸爸去抓壞人了,要很久才能回來。”

“媽媽你不也是警察嘛,要不換你去抓壞人,讓爸爸回來幾天吧,我很想他。”

“你乖乖聽話,快點長大,以后要照顧好弟弟哦,到時候爸爸就會回來了。”


鄭報全媒體記者 翟寶寬 文/圖 發自商丘(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部分綜合@胖子陳越、北京日報
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年香港赛马会期